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这可咋办呀-[生活小说]

时间2021-01-09 来源:踏云寻梦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这可咋办呀

阿花和阿瓜,都是农村家。阿花眉清如画,阿瓜帅气高大。

大一时俩人就谈恋爱于象牙塔,在一起时总有说不完的话,跳舞合拍蹦恰恰,还都喜欢蒙娜丽莎。

阿瓜哪儿都好,就是眼神不老实,一会儿瞅晓霞,一会儿又瞄娜娜。

晓霞和娜娜,都是城里娃,家里都住高楼大厦,又都有当局长处长的好爸爸。听说,晓霞毕业要留学去希腊,娜娜毕业要留学加利福尼亚,反正都不想生活在华夏。

晓霞和娜娜,也不时瞄瞄阿瓜,也经常一起嘻嘻哈哈。莫非阿瓜要和晓霞或娜娜玩猫腻,毕业后远走天涯,情筑小家,共同演绎爱的神话?

这点让阿花放心不下。

阿花是公认的班花,不是爹不亲舅不疼的狗尾巴花;阿花有文化,她决定出击啦。

国庆节放了几天假,阿花先于晓霞和娜娜,邀请阿瓜,出去旅游,放松一下。

阿瓜看着阿花的眉清如画,欣然地点头并急三火四地把水壶等物件挂。当然,一路上,所有东西都是阿瓜拿。

看着阿瓜的帅气高大,阿花心里美得开了花:有你在身边,我还担心啥?现成的保安警察嘛。

恋爱的人胆就是大,晚上是哪黑往哪钻都不怕,白天更是哪儿没人往哪儿走啦。二人搂搂抱抱,啃啃咬咬,风景咋样不知道,知道的时候是人没了,路没了,天黑了,二人身陷大山了。

阿花没有多少害怕,反倒还有些许的窃喜似的张罗把营扎。能这样依偎着阿瓜,还管别的啥?山洞外大雨倾盆幕帘挂,深林里兽吼有犹凶神和恶煞,阿花把这些都置之度外到了苏门答腊。

半夜时阿瓜忽然把阿花吓,他肚痛脸白如树挂:阿花,我腹痛不行啦,向外联系无电话,这可咋办呀?

癫痫病发作的时候的症状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阿花不愧是班花,胆魄真堪夸:阿瓜,咱不怕!我扶你把山下,找到人家就好啦。

几声公鸡报晓声把他们导引到山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蓬门荜户,野外荒谷终于见到一人家。

看着脸色白如纸、泥猴一样的阿瓜,跛夫、丑妇急忙把话拉:哪里来的呀,这是怎么了?

遇事不慌有阿花,叫完大爷叫大妈,事情演绎完美得如满天刚出来的朝霞。

孩儿他妈,看这阿瓜,一定是水土不服又受寒啦,赶快让他上炕头暖暖吧。说罢,跛夫出去杀鸡又宰鸭,丑妇忙采新鲜蘑菇到山脚下。

炕头的阿瓜,蒙着毛毯冷得还值磕牙。救人要紧还等个嘛?好阿花,脱掉湿衣服上炕进被窝抱着阿瓜就像搂着一宝塔。

雄性荷尔蒙真强大,看着阿花玉体苗条基本一丝不挂,阿瓜仿佛看到了餐桌上的深海大龙虾。喘着粗气、脸色泛红的阿瓜,翻身一下子把女友压,就像太字覆盖了大。

阿花不反抗也不打岔,反倒热烈迎合他。

世界不存在了,只剩下他们爱欲的小宇宙在爆炸。

也许是动静有点儿大,也许是里屋酣睡的憨儿睡醒了,他挑开门帘见到未见之景有点儿傻:

爸,妈,快来呀!这俩人干啥哪?

赶紧进屋有爸妈,最先明白的跛夫急忙把二十五六岁的憨儿掐:你喊啥?关你啥事呀!出去准备塞饭吧。

见到窘状难自拔,丑妇缓解气氛的话语开了闸:没啥没啥,你们本来就是小两口嘛。丑妇说话是说话,却未忘把褥子上的处女红存入自己的记忆卡。

也许太尴尬,也许是首惊吓,轰然倒炕有阿瓜。帅哥没了,只有脸色苍白两手胡乱抓,不久又口吐白沫抽嘎嘎。

跛夫边号脉边拉呱,明白几分有阿花。原来跛夫是懂些医理的药农,采药养家,从来不知什么叫海拔。一不小心摔断了腿,现在采药主要靠脑子不太灵光的憨儿把山爬。

听完跛夫诊断的话,阿花心里知道啥是怕。如果不短时间内弄到对症之灵药救阿瓜,阿瓜就真的要“大挂”。深山野岭,没有电话找警察,也没有挟药而来的白大褂,几十里不见人和马,出去寻医又难以把桥梁刚刚被洪水冲毁的峡谷跨;救阿瓜,只能靠眼前的这一家。

天津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ci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好阿花,咕咚一声就跪下:救阿瓜,我认你们作干爸妈,让我干啥我干啥。

跛夫抽烟蹲旮旯,无计可施嘴里一劲儿直吧嗒。

眉头紧皱的丑妇开了话:救阿瓜,没有啥,关键是采灵药需要躲巨蟒、避熊瞎,还要把那“鬼见愁”来攀爬。我们公母俩都上不了那海拔,这活只能靠憨儿啦。只可惜憨儿到今天连个媳妇都没有,真要是三长两短回不来了连女人啥滋味儿还都不知道哪,更不要说身后没有个娃。

听了这番话,阿花心里像针扎,憨儿却眼睛鼓得像蛤蟆。

阿花胸中翻江倒海如爆炸,尊严剥漆般地一层层被洗刷。阿花彷徨无助地看阿瓜,阿瓜竟沉重地将白马王子的头颅点了一下。

为了救阿瓜,什么自尊什么高雅,暂时顾不了许多啦。

这回憨儿不憨了,里屋里弄出的动静竟比刚才炕头上的还要大。

憨儿九死一生勇攀爬,采得灵药回到家。跛夫立刻巧医治,及时在白无常手中抢回了病阿瓜。

保住命的是阿瓜,不纯洁的是阿花。

回城后的阿瓜,不再理阿花,专门和晓霞和娜娜嘻嘻哈哈,顺带又关心上了小雅。

阿花,心乱如麻,似乎有什么往自己心口上插。

一月后,阿花迟迟未见钟点般准确报到的大姨妈,呕吐又喜辣,她知道有孕啦。虽非六甲,但毕业还有一年哪,这可咋办呀?

她去找阿瓜,可是阿瓜却在逗小雅。

阿瓜眼里没有了阿花。

好阿花,门牙打掉往肚里咽下,她毅然休学回了家。

山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风中,她的泪,簌簌,继而哗哗。远处,不知什么鸟儿在没心没肺地欢啼恰恰。

阿瓜毕业去了加利福尼亚,在那里成了家,妻子是娜娜。

二十多年后的他,又回到华夏,说的是要报效国家。成为公司瓜总的阿瓜,已经宝贝得像种瓜,经常做政府的劳模或代表啥的胸佩大红花。

伴着娜娜,阿瓜不知咋的又想起了阿花。不知啥心理,他决定挟妻儿探望一下救命恩人这一家。

当年的茅草房不见了,红砖碧瓦,有闲人在喝茶。

药材收购店里,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笑靥如花,一身白大褂。阿瓜的儿子一见如故,小阿瓜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姑娘的眉清如画。

阿瓜和娜娜,没见到憨儿一家,小阿瓜却收获大大,因为他和姑娘一见钟情,都把情种深深埋下。

一年后,阿瓜四处请柬撒,儿子和姑娘喜结良缘有了家。据说,酒席摆满了大龙虾,当然,也少不了哈什蚂。

又一年后,孙儿出生到处爬,乐坏了阿瓜和娜娜。

小小阿瓜痴呆�}傻,鼻涕眼屎一把把。这可急坏了老少两对公母俩。

阿瓜没心思搂钱大把把,娜娜无心商场刷金卡,去首都花大钱找名医才知基因出了岔。

科学不造假,近亲结婚龙生虾。生虾,不可怕;可怕的是痴呆又�}傻,橡皮泥里掺㞎㞎。

这可咋办呀?

阿瓜,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抓瞎。

比较好的癫痫正规医院t-family: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查!

原来儿媳叫朝霞,她的妈妈竟然是阿花!

当初阿花回到家,未婚先孕伤风败俗半道退学不能见容于亲爸妈。

阿花,泪儿当空洒,扭头奔天涯,一狠心就嫁给了憨儿这大傻,乐得跛夫丑妇误以为虚幻竟多次相互把大腿掐。

憨儿和阿花,生了个女儿美如画。想想过往,就取了个名字叫朝霞。其实心里明白的人不止是阿花,公婆也清楚谁是孩子他爸,就是那个忘恩负义的坏阿瓜。

小孩刚会爬,一场山洪发,毁了笑声朗朗的采药家,没了爷奶和爹妈,天地间只意外地剩下了孤苦无依的小朝霞。

好心人收养了小朝霞,又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大学毕业的她,回乡和乡亲们一起把财发,原址建起的药材收购栈,聚拢了人气又财源滚滚金卡拿。

芙蓉出水一朵花,眉清如画又当家,谁人不惦记这朝霞。媒人列如麻,朝霞的心从未动一下。可是一见到小阿瓜,她的心就乐开了花,觉得自己的白马王子就是他。谁知月老失误,姐弟成婚生下了痴呆�}傻的小孽瓜。

真是作孽呀!

我对不起阿花,也愧对娜娜。

看着小小阿瓜鼻涕屎一把,看着孙儿分不清爷和爸,也辩不好奶和妈,人前占尽风情的坏阿瓜,心雨常常忍不住哗哗又哗哗,有时竟背着别人哭得稀里哗啦。

得知真相的娜娜,家里呆不下,忍无可忍又飞回了加利福尼亚。朝霞申请离婚也不知去哪里啦。

孙儿不知想娜娜,不知想朝霞,就知道淌着口水看动画片《熊出没》里光头强胡乱开枪一下下。

几百平米的豪宅里,空空死寂,只有熊二的口头禅在幽幽回荡:这可咋办呀?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