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魂断蓝桥驿-

时间2021-04-05 来源:踏云寻梦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提起蓝桥,总会让人们想起点什么。一个女人曾在蓝桥上结束了自己年轻美丽的生命,这个蓝桥在遥远的英国,与我们遥不可及。这是我们熟悉的美国电影《魂断蓝桥》中的蓝桥,这个蓝桥是指英国的滑铁卢桥(Watrloo Bridge)。把滑铁卢桥叫成蓝桥,只不过是中文浪漫的译名而已。滑铁卢桥建于1817年,是一座九孔石桥。当其建成通车时,正值英国的威灵顿公爵在滑铁卢战役中大胜拿破仑两周年,该桥便由此得名滑铁卢。
  出了长安不远,有个盛产美玉的蓝田,蓝田也有一座蓝桥,这座蓝桥与女人的爱情无关,与男人的仕途有染。
  蓝色是一种忧郁的色彩,蓝桥总带着些许的凄美、朦胧与忧伤。英国的那座蓝桥让一个痴情的女子在等待中身心绝望,魂断蓝桥。战争没有摧毁了男人的身体,却摧毁了女人的心灵。而这座蓝桥与那个叫韩愈的大唐男人的仕途有关。韩愈这个书生意气的男人,总想在权利与自由的夹缝中呼风唤雨,在帝王将相与平头百姓的不同利益和需求间奔走。一旦发生冲撞,身为文人的男人总免不了被贬官的命运,这是很多文人无法逃脱的厄运。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呀,更何况伴君如伴虎呢。
  韩愈是在贬官途中经过蓝关的。蓝关是通往边关道路的必经之地,是途经商州进入荆楚,再到中国东南的必经之路。当时韩先生的凄凉心情是可想而知的。韩愈从这里走过,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脚印被后长春哪儿治癫痫好来经过的人踩得无影无踪,惟有那一首千古不朽的诗作《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吟唱至今: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韩愈这次被贬,是元和十四年正月十四。时令已经是早春了,但北国的寒意仍然很浓,蓝关还是积雪茫茫。这既是他当时的眼中景,又是他被赶出长安冷落、凄凉的心中情。那一年韩愈52岁。52岁是一个知天命的年龄。
  出了秦岭,韩愈觉得自己的仕途就走到了绝境。虽说文起八代之衰,但韩愈的真正人生不在做人作文而在做官。对此,我不在评说什么,只是想看看这首诗,体味一个人的凄凉心境。
  皇上为什么贬他,是不是因为他太狂妄?当时他的人缘还算不错,大家都为他求情,才免于杀人之祸。他这次被贬官已经是第三次了,犯的是老毛病呀。
  在唐代,被贬官的岂止韩愈一人。元和十年(公元815年),元稹自唐州奉召还京,春风得意,道经蓝桥驿,在驿亭壁上留下一首《留呈梦得、子厚、致用》的七律。八个月后,白居易自长安贬江州,满怀�髻眩�经过这里,读到了元稹这首律诗。前后八个月,风云变幻如此诡谲,白居易感慨万千地写下这首绝句——《蓝桥驿见元九诗》:
  蓝桥春雪君归日, 秦岭秋风我合肥癫痫那家医院好去时。
  每到驿亭先下马, 循墙绕柱觅君诗。
  元稹西归长安,事在初春,小桃初放;白居易东去江州,时为八月,满目秋风,却暗含着诗人心底下的万顷波涛。
  这条路上是容不得人狂妄和得意的,谁都不敢断定自己会不会第二次被贬官。命运往往喜欢和狂妄得意的人开天大的玩笑。这种玩笑可不是闹着玩的,是性命攸关的大玩笑,是生死契约。元稹于元和五年自监察御史贬为江陵士曹参军,经历了五年屈辱生涯。到元和十年春奉召还京,他是满心喜悦、满怀希望的。题在蓝桥驿的那首七律的结句说:“心知魏阙无多地,十二琼楼百里西。”那种得意的心情,简直呼之欲出。可是,好景不常,他正月刚回长安,三月就再一次远谪通州。
  那么,被秦岭秋风吹得飘零摇落的,又岂只是白居易一人而已呢。实际上,这秋风吹撼的,正是两位诗人共同的命运。春雪、秋风,西归、东去,道路往来,风尘仆仆,这道路,乃是一条悲剧的人生道路!
  蓝桥驿成了文人们升迁变化的一条道路,被贬官了,他们沮丧而行,过了每每到此,百感交集、心绪纷乱。过了这个驿站,他们就远离了京都长安,远在天涯海角,或者身死他乡,成为孤魂野鬼;被朝廷招回,他们又载奔载欣,欣然回京。虽说伴君如伴虎,可他们都喜欢身在帝王之侧,官高位迁。是呀,地方再好也不如中央,我没见到他们那个曾欣然面对,也没见哪个会真正的在贬官儿童癫痫病的治疗药物之地心安理得。
  这条路上过往多少文人骚客,王维在辋川体悟人生,贾平凹也是顺着这条路踏进西安,开始了自己的之旅。
  蓝桥什么时候就成了人生的分水岭?我不知道。
  如今这里没有了古驿站,没有了守驿的官员,没有了韩愈,只有那葱茏的秦岭、潺潺的蓝水河和风尘仆仆的我。
  我一个人轻轻地走过这座桥,没有尾生对爱情的忠贞,也没有韩愈们对仕途的痴迷。我是一身轻松地来到这里。来这里看看秦岭,看看这座曾让多少文人悲喜交加的驿站,听听蓝河水的声音,同时我也来体验他们那时的心境和情绪。
  如果当时被贬官的不是韩愈而是我,我会不会像现在来到蓝桥一样悠闲自得、无牵无挂?我也许比韩愈还悲哀,更伤感,也许我没有勇气跨过这个桥,只是把自己的尸体留在桥的某一个地方,不是他杀,是自杀。即使我活着,我也不会像韩愈那样,写出那么好的诗来安慰自己,发泄内心的压抑和苦闷。
  明李本固的《蓝桥道中》诗云:“不尽青山绿水,都来鸟语花香。揽辔,蓝桥幽处,浑忘身在他乡”。还有那飘在耳际的李商隐的诗句:“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这一切让我魂牵梦绕。
  传说中的蓝桥也是爱情的象征。蓝桥一定不是属于我的,属于对爱情痴情的人。那个抱住而亡的尾生,以生命的执著见证爱情的坚贞。我们都不是尾生,不管蓝河水深水浅,我们都游弋原发性癫痫症状在自我的河流里,体味悠然自得的乐趣。
  仕途和爱情是一个男人一生的命运密码。谁能解得开呢?尾生没有,尾生只是抱着柱子看着潮水慢慢淹没头颅,毕竟柱子不是拯救人类的诺亚方舟,那只是一根漂浮不定的木头。到后来,还有尾生同柱子一起漂浮起来的,为爱情约定而膨胀的身体。
  仕途的密码韩愈没有破解,白居易没有解读,元稹同样没有破译。他们都老死在仕途坎坷的路上。谁为他收取尸骨?谁又为他们安抚灵魂?我不知道。
  仕途与爱情,在这条蓝桥驿上为什么这么沉重而荒凉,为什么那么让人伤神断魂。
  蓝桥不仅仅是韩愈的,元稹的,白居易的,也属于每一个仕途坎坷的过客。这是一条得意与失意相交的仕途道路,是命运转变与坎坷之路。蓝桥是我们每一个的蓝桥,是我们共同的人生道路,或失意,或得意。
  无论是电影《魂断蓝桥》中的玛拉,还是中国传说爱情绝唱的主角——尾生,他们都用生命的灿烂光芒完成爱情的神圣约定,即便是生命瞬间即逝,无论是面对冰凉的钢铁汽车,还是滔滔洪水,他们坚定的头颅和忠贞的心灵,以死亡的方式完成自己的爱情约定。
  其实,蓝桥不仅仅是玛拉的,也不仅仅是尾生的,蓝桥属于每一个具有爱情誓约的人。蓝桥是人类共同的蓝桥,我们以不同的断魂方式,完成马拉、尾生们在蓝桥上的爱情约定。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