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爱在七夕。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踏云寻梦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法式西餐厅,亚麻色的布局格调,以及暧昧的萨克斯声,仿佛让这一切溯回到三年前。洛乔与秦槿相遇,浪漫而又滥俗,像与电影里常出现的场景,互不相识的他们,各自用完餐,准备出门,可外面下起大,秦槿的伞,牵起二人的红线。

那场大雨,那个天,那次邂逅成就了两人的情缘。洛乔家境清贫,大学毕业独自留在都市打拼,奈何他为人耿直憨厚,职场上一直混的不如意,尽管他尽心尽力。秦槿是含着金钥匙的孔雀女,典型的白富美,在众多追求者中她却选择了一穷二白的洛乔,这让她的姐妹淘十分意外与不解。

自古以来,中国家庭观念讲究的是门当户对,他们的恋情遭到了秦槿的极力反对,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对洛乔的厚。他俩都是文艺,爱在网站上发表一些伤悲秋的,共同的爱好,彼此的了解,让稳固得很快。

一次秦槿趁父亲出差,从别墅里溜了出来,两人一起去了苏州的周庄。当置身在那里的小桥流水,纸伞雨巷,白墙黑瓦,乌篷石桥……一切的一切,如诗如画,古韵到极致,在泛舟河道时,四目对望,彼此仿佛认识了一千年,于是私定终身,于是说好了,谁也不将他们能分离。

苏州回来,秦槿父亲得知此事怒不可遏,生平第一次打了她,秦槿夺门而出,甩下两行热泪。秦槿哭红了眼睛,来到洛乔租住逼仄的屋子里。洛乔开门后,秦槿扑到洛乔怀里一直抽泣。洛乔没有说话,只是将秦槿紧紧搂在怀里。

一阵宣泄后秦槿情绪稍微平复,她仰望着洛乔清俊的侧脸,说,“洛乔,谁也不能阻止我爱你,你会一直像这样对我好吗?”洛乔点点头,在秦槿额头上浅吻一下,说,“傻丫头,你是我在这座城市唯一的亲人,不对你好对谁好?”秦槿闭上眼睛,一滴泪滑下下巴,哽咽着说,“乔,吻我!”( 网:www.sanwen.net )

当洛乔的嘴唇靠近的瞬间,秦槿似乎感受到他那颗炽热真挚的心,她一把揽住了洛乔的脖子,两人倒在了洛乔的单人床上。

当阳光穿过窗户玻璃,落在赖床的秦槿脸上,她用手挡住刺眼的阳光,转身看洛乔已经离开了,他去上班了。洛乔是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不像她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在父亲的集团上班,谁也不敢对千金迟到早退说什么。她从洛乔衣柜里取出中国那几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一件白衬衫穿上,光着脚走到客厅就闻到了一阵香味,洛乔已经做好早餐,旁边附便笺一张,上写:丫头,早安,吃好饭,别忘了和伯父打个电话。

秦槿年幼丧母,父亲又一直在外忙于事业,完全忽略了她,父亲除了大把的钱,没有什么能给她的。她总是一个人在半空荡荡的别墅里,抱着的相片。与洛乔相遇那天,是她的生日,可说好给她过生日的父亲,又因为要应酬爽了约,她忍着眼泪,独自一人喝了很多酒,邻座也有个男孩也在自斟自饮,她一直想上去搭讪,说说话,可她始终没迈开步子。后来她才知道,那天也是洛乔的生日,他在公司唯一的,也因要陪女朋友没能来。对了,那天是,所以后来熟识后,时常开玩笑说,牛郎织女成了他们的月老。

洛乔做的早餐很可口,可竟然让秦槿吃出了热泪,她在洛乔这收获了,也重拾了。她阴霾的心一下子云开月明了,打了电话给父亲,父亲那头的一句“对不起,丫头,昨晚是父亲的错。”没等父亲说完,就泪奔挂了电话。

她开着奔驰到了公司门口,许氏集团的公子哥还是和往常一样,开着限量版的法拉利,手拼九十九朵玫瑰在大楼下侯着她。向来嗤之以鼻的她,只是冲着那有手好闲的富二代笑了笑,然后径直地走向秦氏集团的办公大楼。

许诺虽然是个败家子,可对秦槿的感情倒是,为了接近她甚至还动用关系花了很多钞票走后门,只为和秦槿上同所大学。大学四年,秦槿一直按照父亲的要求,在潜心修学企业管理,而许诺只是想方设法哄秦槿的开心,为博秦槿一笑,甚至在秦槿生日那天,还雇了直升飞机拉起横幅。秦槿又好气又好笑,无奈地摇摇头。

那次昂贵的浪漫,没能赢得秦槿的芳心,倒是让一帮拜金的着实艳羡了一把。很多女孩主动约许诺,可许诺似乎要一条道走到黑,心只付秦槿。许诺这一点,倒是让秦槿刮目相看,可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她始终我行我素,冷眼面对许诺的一腔热情。倒是秦槿与许诺的父亲,很是期待他们的结合,这样两家就可以强强联合,笑傲临海市。

那次以后,秦槿父亲不再所以他俩的交往,还几次提到让洛乔到他公司,奈何洛乔执拗,死活不肯来,这一点让秦槿的父亲颇为欣赏,笑称他有性格有骨气,更有当年他的那股劲。和父亲和好后,秦槿渐渐对父亲有了了解,父亲一直在为母亲的离去而耿耿于怀也不能释怀。母亲是死于肝癌,那时已经记事的她,看着爱美母亲被剃光头发,一杭州癫痫病医院那个好次次被推进化疗室,心如刀割。而当她看到父亲只是在一旁低头沉默,她对一直忽略她娘俩的父亲的好感,化为零。母亲的离去,让原本活泼的她,开始变得自闭不爱与人交流,而父亲也经常夜不归宿,这让原本就仇视的情绪变本加厉。

直到后来慢慢的,她用心工才知道,这些年她一直错怪了父亲,父亲当年放弃了前景很好的房地产事业,转投医药行业,只是为了制造出治疗肝病的良药,让家庭悲剧不再上演,也给远在的母亲一个交待。秦槿对父亲的敌对感彻底消弭,从那以后,她用心上班,不再迟到早退。

转眼又是七夕了,秦槿与洛乔一起在秦家的别墅里共进了晚餐,气氛很和睦也很融洽,洛乔甚至还答应了去秦氏集团上班,这让秦槿和父亲很是高兴。

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生日的第二天,各大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了“皮鞋胶囊”,秦氏集团当然也不能幸免,正准备销售治肝新药的也只能搁浅,几天内秦氏集团的股价直线下挫。在负责公司财务的秦槿比谁都清楚,新药计划的夭折,就说明收不回昂贵的研发资金,再加上现在市场上的胶囊要大量的召回。若不寻求新的资金注入,恐怕过不了几天,公司就开始倒闭。秦槿的父亲独自扛了这么些年,大灾来临终是崩溃了,心胸病突发,到医院抢救后一直昏迷不醒。

当秦槿接手公司时,她才意识到这些年父亲有多艰辛,可面对这次的风波,已经回天无力了。当她正准备回公司遣散员工时,许诺还是和往日一样,手捧鲜花,在公司楼下等她。作为临海市为数不多的竞争对手许氏制药的现状,她还是了如指掌的,他们公司虽然也受到了“皮鞋胶囊”的冲击,但是他们有投资在房地产,公司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秦槿稍加思索后,转身向许诺走去,头一次收了许诺的鲜花。

许诺是个简单的人,他不加考虑的就答应了秦槿请求注资的请求,可他整天不理公司事务,当然也作不了主。许诺是父亲打来电话,说,“想要许氏注资可以,只要你答应与我儿子订婚。”秦槿挂了电话,陷入了极度的纠结之中。这时也在公司上班的洛乔走了过来,问秦槿什么情况,秦槿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而这是洛乔也开始纠结了,他只是笑了笑,说,“没事,你答应许董事长的要求吧,这是唯一能救秦氏的办法了。”

秦槿斩钉截铁地说,“不行,绝对不行,我不会拿我们的爱情来做交易的,再想想别的办法。”

看着三天没广西癫痫病能治疗好的医院合眼的秦槿,洛乔很是心疼地说“只要你过得好,比什么都重要。和你父亲的心愿你母亲的遗憾,我的感情又算什么了,别再犹豫了,快打电话给许董事长。”说完,转身,快步离开。

秦槿没有追出去,因为她已经晕倒在办公桌前。睁开眼的秦槿发现躺在病床上,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了叫了一声洛乔的名字,她知道洛乔的个性,打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秦槿一直打一直打,半个月了洛乔的手机始终没有开机,她开着车找遍了城市的每个角落,而洛乔就像断线的风筝沓无音讯。看着躺在病床上一直昏迷的父亲,她含着泪拨打许诺的手机号。

订婚仪式很隆重,最好的酒店,最好的婚纱,可惜这一切不是和那个最好的他。许氏资金注入后不久,新药上市,不负众望,销售量惊人。很快公司扭亏为盈,恢复生机。秦槿的父亲在她准备嫁入许家前一天苏醒了。父亲看着女儿做出的牺牲,老泪纵横,握着女儿的手,说,“丫头,父亲对不起你。”秦槿叫了一声“”,就扑在父亲的怀里号淘大哭,像一个迷路的。

秦槿父亲还了许氏的钱,也一并拒绝了这桩婚事,公司算是保住了,反而许氏集团因为账问题,被查封了,许诺一家逃到了国外。可女儿整天魂不守舍,游一般的。他对秦槿说,“丫头,去吧,去找洛乔,他是个好孩子,别像你爸,非要等到失去,才莫及。”当秦槿准备开始了寻找洛乔的时,她有呕吐反应。

三年后,秦槿父亲因为身体原因隐退了,她一幅女强人的姿态掌舵集团。一天,与秦氏有合作的外国公司,要派人来考察…秦槿亲自接见,在会面那一行人当中,一人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从奔驰车门里走出。是他,那个消失三年的洛乔。会晤期间,他俩一直很沉默,没多说话。

散会后,秦槿主动约洛辰说,“洛经理,您晚上如果有空的话,想邀请你参加我的生日晚宴,就我们倆人,还在那家临街的西餐厅。”洛乔本想拒绝,可当他看着秦槿那双眼睛,还是点了点头。

秦槿的女儿看着正在化妆的秦槿,笑嘻嘻地说,“,漂亮。”秦槿转过身捏了捏女儿的脸,说,“走,带你去见。”帮两岁半的丫头穿好衣服,匆匆下了楼。

七夕的街上,情侣们成双成对,你侬我侬,将车停好后,秦槿牵着女儿,大好。进了咖啡店,洛乔已经坐在角落里了,秦槿知道洛乔是从来不迟到的人。

可当他看到自己带了一个女孩子过来,眼角闪癫痫吃什么药会比较好过一抹落寞。女孩子还小,倒也不认生,见到洛乔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一下子就扑了过去,说“叔叔,抱抱。”洛乔抱起女孩,在她小脸上亲了一下,抬头问,“两年不见,孩子都这么大了,叫什么名字?”

没等秦槿回答,小丫头就抢着说,“我叫琴风,洛……”小丫头刚要说“洛琴风”就被秦槿打断,当洛乔抱起琴风的一瞬间,她看到了他左手无名指的戒指,她瞬间崩溃了,可她毕竟执掌公司两年了,她已经将自己塑造成处乱不惊面不改色的人,她一把抱过小丫头,说,“这丫头,没大没小的,对,她叫琴风,许琴风。”

洛乔淡淡地说,“噢,是吗,这家餐厅的名字。”

“是啊,当初起名字时,觉得这名字好听,就取叫琴风。别说她了,你呢,在国外过得好吗?”

“还行,我刚去国外有些不适应,不过现在好多了。”

“看得出来,现在混得挺风光的。”

“呵呵,不如你呀,都可以独挡一面,完全不像当初我认识的那个丫头了。”

“人总是会变的嘛!”

“是啊,人都会变的。”

他俩就这样寒暄着,很快餐厅就要打烊了,琴风在秦槿怀里睡得正香。外面又开始下雨了,忘记带伞的秦槿正要打电话,让司机送伞过来。这时,洛乔从椅子旁拿出一把伞,说,“我这有伞,我知道今天回下雨。看来你真的变了,变得粗心了。”

从餐厅到停车场有一小段路,洛乔将伞全遮在秦槿母女身上,自己却湿透了。秦槿看在眼里,在心,他一直都没变,还是那么会照顾人。

很快到了停车场,洛乔转身要走,秦槿说,“我有车,送送你。”“不用了,我的车停在前面的停车场。”说完消失在雨中。

秦槿将女儿放好,爬在方向盘上痛哭。

洛乔走入雨中,摘下戒指,用力抛开了,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他的戒指是刚才路过珠宝店买的,他不想自己的出现毁了秦槿的,在他等秦槿时还在犹豫,当他看到琴风时,他就下定决心将戏演到底。他知道细心的秦槿会到他手上的戒指的,他也知道那样秦槿会死心的,只是他不知道琴风是谁的。

第二天,洛乔的飞机飞走了。

——完

郁植墨//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