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爱,请稍后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踏云寻梦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认识何明绝对是个老掉牙的蹩脚剧本,我和好友静云出去玩,在人民广场竟然遇到几个无赖,一副吊儿郎当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故意在牛仔裤的膝盖上剪两个破洞,耳朵上还挂着只圆圈,头发可以遮住半边脸,脖子往后神气的一甩:“小,‘F4’知道吗?像不像,很酷吧!”

我和静云忍住想要呕吐的不适。静云附在我的耳边小声说:“幸好咱们还没吃饭,这下可以省下一顿饭钱了。”

也许是我们文静可的外表让他们觉得有机可乘,他们就象蚊子一样走到哪跟到哪,岂不知外表是可以骗死人的,当我们准备重力反击的时候,有人及时的挽救了即将濒临绝种的形象。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请问你们有何贵干?”

一胖一瘦带着眼镜的两个男生。

“‘英雄救美’剧情上演,虽然咱俩还算不上美女。”静云再次附在我的耳边一脸的幸灾乐祸。( 网:www.sanwen.net )

“他们会不会打起来?”我看着他们搭着肩膀朝一边走去,有点担心地说。

当我们准备溜之大吉的时候,他们走了回来,所以只好站住,既然装了,就得把淑女装到底,免得观众太失望。

“对不起,误会,误会,打扰了”“F4”讪笑着一转身走了。

“同学,这么晚了干嘛还在外面乱晃?”瘦“眼镜”一副训小孩的口气。

非常不爽,不反击一下,他还真当是英雄。“首先谢谢阁下的出手相救,不过现在出来乱晃的好象不止我们吧,况且我们不认为我们有引人犯罪的资本。”

瘦“眼镜”愣了一下,“哦,是这样,童博,看来我们是多此一举了,我看不如把他们叫回来澄清一下好了。”

童“伯”?哈哈!怪不得一脸颓废,敢情是一小老头,我心里笑开了花。

那个叫“童伯”的推了推眼镜,老气秋横地说:“没关系,并不是每个象我这么胖的人都懂得上帝的,我们应该原谅那些愚昧的人类。”

真是太可气了,这不是拐着弯骂人吗,静云的大眼睛里射出足以杀死一只猪的寒光,一眨眼又转为可爱无邪的笑脸:“童‘伯伯’哦,您老人家真是善良,上帝真是太厚爱您了,给您创造了这么一幅好身材,不过——您这副‘美体’出来外面实在有碍观众视野,也不利于环保,所以没事的话您还是呆在屋里比较安全。”

胖眼镜站在那里,一时答不上话来,想不到学校竟然会有这么伶牙利齿的丫头——聪慧的丫头。

“好了,虽然我不介意你们在这里进行辨答比赛,但是现在很晚了,你们跟我们一块回学校。”

瘦“眼镜”面无表情地叫到。

看看黑下来的天空,我们只好跟着他们后面走回去。郁闷!

西安好的癫痫专业医院>何明,大三机械设计系,学生会副主席兼蓝球领队,校排行榜上第二名。

童博,大三建筑系,学生会成员,奥林匹克竞赛冠军,校排行校上第三名。

这些是在我们遭遇“F4”以后想不知道都很困难的八卦信息。原因是:他们太招眼了!

我和静云是大一新生,虽然也听过一些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八卦,不甚在意所以也不甚了解。

“哼,一幅‘天之骄子’的嘴脸,看来‘航大’校的审美辨别力有待提高,咱们选错学校了,哎,小妖(静云给我的昵称)你就不好奇那天他们跟‘F4’说了些什么,他们就逃得象去投胎一样?”

“很好奇,不过我还没好奇到去招惹‘天之骄子’的愚蠢行径。如果你不怕被美女们乱棍打死,你就去问问他们吧。”

“嘿嘿,以我这么聪明的头脑,你想我会让那些‘美女’们占到便宜吗?”

“这个我绝对,不过你别说是我朋友,我还想耳根清静呢!”

“以你对我的了解,你觉得我会吗,我的‘小——妖’?”静云一脸的贼笑,我打了个冷战,这妖女又要祸害人间了。

我是个超没方向感的人,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只有静云在我身边,而她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我们经常会没心没肺地大笑,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日子简单而。对于她有时心血来潮的小把戏我都能理解和包容,当然也包括帮她收拾恶作剧后的烂摊子。

我和静云在食堂排队打饭,有一站在边上着急地张望。一幅小女儿的无助模样。

“这不是我们的校花吗?叫什么来着——程媛媛,看她做作的样子就倒胃口,小妖,你想不想看好戏?”静云挑战欲又冒出来了。没等我发表意见,就见她拿出手机大声地说:“喂,何明学长,我们在食堂,啊对,嗯,好的……”打完电话还向我挤挤眼睛,一边的校花竖着耳朵,恨不能接电话的人是自己。

“那个,同学,你是在跟何学长讲话吗?能不能……给我他的电话,噢,我本来有的,搞丢了。”校花含羞带娇地开口。

“当然可以了,手机给我”静云一脸无害的表情。

校花忙掏出手机递给静云,只见静云很认真的把号码输入到她的手机里。

“不用谢了,我们要走了”静云笑容可掬地说。

看那校花把手机握在胸口,静云不可遏止地大笑。

“妖女,你又怎么残害国家花朵了?”她哪来何明的电话啊

静云把手机递过来给我看,是一条彩信:一颗粉红的心掉在一卡通男孩面前,一女孩儿爬在地上:何学长,您别踩着我的心啊!

哈哈!太搞笑了,回头看看校花羞愤的脸,我们大笑起来

还没乐完,静云拉着我的手边跑边说:“好戏在后面呢!”原来眼尖的静云看见了一个人——童博,他身边还坐着个长发美女。

这下我开始为武汉癫痫病医院治疗专业吗童博还有他身边的女孩担心了,上次被他损的仇静云还记着呢,这下他倒霉大了。

“真巧啊,童学长,几天不见,你还好吧?”静云摆出迷人的招牌笑容。

“是你们啊,我很好,你们学习忙吗?”童博礼貌地回应。

“还可以,噢,对了,上次在公园里真是好险啊,还好有你,你真是太历害了。”

她这是故意让人女孩误会嘛,长发美女的脸色开始睛转多云。

“没什么,你不要说得那么夸张,我只是举手之劳。”

“你真谦虚,不过说真的,你当时就象我们上次一起去看的电影《泰坦尼克号》里的男主角一样英勇,我太佩服你了。”静云一脸的陶醉。估计童博肠子都悔青了,当初怎么会得罪这个小魔女,就算他现在说没有看什么鬼电影,人家女孩也不会相信了。

我扯了下静云的袖子,希望她适可而止,别太打击人家了,可是她越说越有劲,要说前面还有一部分是事实,那后面的就完全是瞎掰了。结果那位长发美女满脸压抑的愤怒和委屈,站起来就走。

静云得意地向我眨眼,语气一转:“咦,没注意这边还有位美女,唉,现在的美女们都喜欢脂肪比较高的庞物,童——‘伯伯’,您保养得不错哦,继续努力啊!”说完拉着我就想走,她没注意到童博对她气走女伴的行为并不生气。只听童博一脸深高莫测地说:“小学妹,非常感谢你的抬举,既然你有兴趣和我去看《泰坦尼克号》,我不介意再去看一遍,免得负了你的心意。记得等我哦!”不等静云说话,他已经走了。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我分明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芒。玩笑开大了,这小魔女这次别把自己给陪了进去。

不知道童博用什么方法把静云绑去看电影,静云一回来就咬牙切齿把他骂个了痛快。看来这小魔女遇到克星了,她抱着我使劲摇。

“快停下来,我快脑震荡了。”

“小妖,先不说我的委屈,我这可全都是为了你啊”

“为了我?新鲜了,敢情你去看电影还是为了我啊?”

“嗯,确切地说是为了你的好奇心,不,为了你的。你猜那天何学长跟‘F4’说了什么?”

“说什么了?难不成说我们是市长的女儿?”

“比这个还绝,他说你是他女朋友,还说让他们去看报纸,你猜怎么着?原来何学长和那个童博是第十届少年散打冠军。这个何明还有点可能,可童‘伯’这身材……”静云什么时候都不忘损一下童博。

我差点没被口水噎死,女朋友?他是嫌我命长,被别人说成女朋友自己却不知道,还没办法反驳,真是郁闷死了,毕竟人家是为了帮我们。

静云看我闷不吭声,拍拍我:“我本来是想帮你出口气的,可是那个何学长看起来好严肃,恐怕没有童‘伯’好对付,我想他可能是真的有点喜欢你也说不定,不然以他的条件还用说别人是他女朋友吗……”静云终于在我冰冷的目光下住了南昌看癫痫去哪家医院口。

其实童学长也只是长得稍微壮观了点,就被静云贬得无可救药一般真是有点冤枉。我在去播音室的路上碰见了何明,本想躲过他,他却朝我走过来,不知为什么,一想起他说我是他女朋友,脸就莫名的发烫,不能说脸皮厚,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脸红过。

“黎同学,你们的播音很好,思想深刻又不失幽默风趣,还有新版的校刊是你和罗静云搞的吧,很不错,校方希望你们能加入学生会,让我来通知你们,请你们考虑一下。”

“谢谢何学长,不过我们没想过要进学生会,而且我们做事只凭喜好,如果硬要赋予我们就不一定能做好了。所以还请何学长转达我们的意愿。”

何明愣了下,没想到我会拒绝得这么干脆。

“但是……”

“何学长,我还有事先走了。”我打断他的话,想到那件事我就不由得想生气。

我大步向播音室走去,何明仍站在那里,硕长的身影竟显得有些单溥。

日子象流水一般滑过,我们最终也没有进入学生会,但学生会的活动动向我们还是比较了解,原因是静云经常被绑去外面晃,当然是童博,敢这么对这小魔女的恐怕只有他了。

“小妖?姐姐?阿姨?黎小君!”看我不理她,只好连名带姓的叫我“你怎么这么安静,你不看看全校的美女都幽怨盯着你,准备随时声讨你呢,童博说何明是真的喜欢你呐。”静云急得猛摇我的手。

“童博?你什么时候和他走得这么近了?老实交侍,难道你也喜欢上了高脂肪的宠物?”我转移话题。

“哎呀,姐姐,其实他们除了比较优秀,比较显眼外,也没什么……大的缺点啦,而且看到那些自以为美女的校花校草们痛心疾首的表情真是太过瘾了,小妖,你没看学校的BBS上的留言,说什么的都有,你看了铁定会晕倒”静云一开口就停不下来。

BBS我当然看过,除了排行榜上风云人物的丰功伟绩外,就是各班级的八卦信息了,而最近的帖子都是在传学生会副主席何明有女朋友的消息。这些帖子肯定少不了童博和静云的掺和。当事人何明的女友是谁,谁也不知道,他也从未对我表示过只言片语。虽然很多矛头都指向我,但我除了沉默什么也不能做。而且象他那种被光环围绕的人,定是高傲不羁无人能驾驭的吧。可是不知是什么在影响我,我的脑海里总是时不时地出现何明那稍显单薄的身影,他也会吗?

庸人自扰向来不是我们的作风,我们该怎样还怎样,把魔女的本质发挥得淋漓尽致,这就更让美女们生气了,大概觉着两个黄毛丫头敢不把她们放在眼里,是件不可饶恕的事情,一白眼满天飞。

一天下课的午后,何明叫住我,有些不自然地说:“黎同学,请问……我能不能做你男朋友?”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我还是无比震惊,他是因为不堪流言困扰才向我表白,还是因为喜欢我才有那些流言蜚语?我被困在一个死胡洞,在纷乱的思绪下,我转身就跑,直跑到筋癫痫病修复用什么药皮力尽撞在一堵人墙上才停下来。

“你干什么,难道有猪八戒在追你吗?”静云扶住差点摔倒的我。

“不是猪八戒,是……何明”我气喘吁吁

“何学长?怎么了,他终于出手了吗?呵呵!你也不用跑得像逃命一样啊”

“不是,我……他……”我说不出话来只能瞪着她。

“好啦,姐姐,有什么想不通的,说出来妹妹我帮你分析下。”

不愧是好朋友,一看我这种跑法脑子肯定有问题。

静云最后给我的结论是:当初何明没说静云是他女朋友而说我是,这就说明了一切。什么逻辑嘛,还说我这样二话不说就跑掉,现在应该困惑的是何明那小子。

我无语。

秋意浓浓,挑拨着人们悸动的情绪。何明给我发来留言:黎小君,你还欠我一个答案……可以见你吗,人民公园东门,不见不散。

是谁说过“青没有失败”?我决定赴约。

结果我在人民公园等了一天都没见到何明的影子,难堪和委屈象针尖一样剌痛的心,痛定思痛之后我决定把何明尘封起来,一心只读圣贤书。两年以后,我和静云留在了这个充满活力的城市,我们依然没心没肺地笑,依然开着无关风月的玩笑,看到静云和童博幸福的身影,想起我那无疾而终的,绕满心头。两年多来我过得很清静,清静得就象庙里的神仙,原因是我以断交威胁静云,不准再提起有关何明的一切。

前夕,航大一教授召集大型同学聚会,静云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他们正在聚餐,这个电话改变了我以后的。她告诉我说:何明很孤独,他喝了很多酒,他问我你为什么不给他一个答案,不给他死心的理由,他说他在公园东门等了你一天你都没出现,听了很久我才弄明白,当初他约你在公园东大门见面,你去了对不对,可是你去的是南门,不是东门,还记得吗,人民公园有四扇大门,每次去你都非要把南门说成东门……你这个分不清楚东西南北的糊涂虫啊真是糊涂到家了……

我已经听不清静云在说些什么了,原来的感觉可以这样的难受,我一直活在自己铸造的枷锁里面,却伤害了那个爱我的人,他当时该是怎样的一种,想必年少气傲的他是不会说出来,有个女孩是多么恶劣地伤害了他。打开久违的信箱,看着那行熟悉的字体,我泪眼朦胧,在同事们惊讶的目光中,不顾一切地冲出办公室……

人民公园风景依旧,站在我面前的是满脸疲惫的何明,四目相对一时竟无语。

“同学,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晃?”何明低哑的声音传入我的耳膜。

“可是,你不是也在外面晃吗?”我流着泪微笑。

何明展开双臂,我义无反顾地扑进这个怀抱,这个拥抱虽然有点迟,却非常温暖。

几十张幸福的笑脸从四周围过来

“圣诞快乐!”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