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沉船(小小说)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踏云寻梦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筷子岛最近有件事儿炸开了锅。年过四十的“钻石王老五”耿亮叔,不知咋地中了邪,深更半钻进了男人暴死不到一个月的小寡妇兰子的被窝里。按当地打渔人的风俗,耿亮叔触犯了“天条”,方圆十里必遭血光之灾,尤其耿亮叔还是一位船老大,在俺们那旮旯儿,一个打渔人一辈子能混上个船老大,那可是九五之尊,死后在筷子岛庙里都能立上牌位。可就是这个大半辈子光明磊落、斗风搏浪的赤条汉子,却因为弄了个身败名裂。六爷气得“哇哇”直叫,把个烟袋锅“咔嚓”一掰两截,摔到地上,要知道耿亮叔可是他六爷的徒,竟做出这等贱事,这不是硬往他老脸上抹黑吗?

村委会里,全岛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汇聚一堂,耿亮叔耷拉着脑袋、光着膀子长跪不起。十一伯捋了把山羊胡,叹了口气:“杀人不过头点地,俺看就饶了他这龟孙子一回吧,别把他撵出筷子岛,岛里的男人还真成了稀罕物,走一个少一个。”老哥们一看十一伯发话了,刚才还吹胡子瞪眼的,顿时都蔫了。人称“马王爷”的船老大老海哥,起身,将耿亮叔一把薅起来:“给我站直了!别他娘们唧唧的,给武汉三甲公立癫痫医院大伙表个态,今后咋办?”耿亮叔摩挲半秃的脑壳,半晌,说:“俺只能以命抵罪。但是俺有一个请求,不管俺能不能回来,不要为难兰子。”

“你这混账!这时候你还忘不了那女人!”六爷恨得直跺脚,差点背过气去。

“咋个换法?”有人问。

“是这样——”耿亮叔披上上衣,点燃一支烟,狠命地抽了几口:“俺想独闯‘勾魂礁’!”

耿亮叔说的‘勾魂礁’在筷子岛以南100海里,是筷子岛地形的始端,两座暗藏水下的山谷并排如刀切,直上直下,中间只有50米宽窄出口,海水涌到这里,由于狭小,产生巨大回流,行船经过这里十有八九都要倾覆,最终葬身鱼腹。正是恶劣的水域环境使这里的鱼类资源异常丰富,是个聚宝盆,解决好了,筷子岛每年将增加几千万元的收入。乡领导多次研究,找过专家,却一直没有好的办法。( 网:www.sanwen.net )用仪器治疗癫痫病贵吗>

“难道你有好办法?”十一伯捋了捋颔下白的胡子问。

“俺想咱那200吨的机帆船立马要报废,不如俺装满大石头砬子,瞄准机会,连船带石头一溜沉在沟里。堵死它娘的!”

“这主意不赖,可是太危险了啊。”大伙异口同声。

耿亮叔脖颈一横,“啪”吐了一口山响的吐沫:“舍不了,打不了狼。”

十一伯那似垂柳的白眉毛一抖,凑到耿亮叔跟前:“你小子拿命赌。”

“就是。俺现在就立军令状,有假,天打五雷轰。”耿亮叔斩钉截铁地回答。

批判会转眼儿演变成了誓师会。大伙的情绪一下叫耿亮叔给调动起来,好像那一船船活蹦乱跳的鱼,顷刻变成了滚滚的钞票,你一言他一语,掀起了满屋“王八闹水,鳖操湾”的火爆场面。

村长铁骨走到六爷跟前在他耳朵嘀咕一番,又到十一伯跟前在他耳朵嘀咕一番,来到耿亮叔眼前,紧紧握着他的手有半分钟,说:“我代表村委会同意你的举措!岛上老少爷们不会忘记你平凉癫痫医院有几家。”铁骨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目光急速扫了大伙一眼:“耿亮叔果真成功了,就是咱们岛的英雄!我亲自为他树碑立传。”说完带头鼓起掌。

经过小半拉月的精心准备,选好了一个良辰吉日,举行完隆重的出海仪式,与众乡亲一一告别,耿亮叔最后将目光上升到在山崖上亭亭玉立的小寡妇那儿,做了短暂的逗留,便转身走过栈桥,独自驾驶一船的大石头砬子朝勾魂礁驶去。

耿亮叔谙熟要想闯进勾魂礁必须趁大落潮,他在家早掐算好了日子,可是船到了这里一连几天,巨浪拍天,漩窝百转,雾气遮日,冷风呼号,把他折腾得五脏六腑活生生换了位置。耿亮叔有了“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惊心动魄的场面在第五天出现了,耿亮叔发现勾魂礁的礁石水位不断下降,再下降,他估摸下到底了,就把船龙骨准备好的进水口打开,说时迟那时快,海水像瀑布涌进舱底,船以最快速度下沉,海水没到耿亮叔膝盖了,他还不肯弃船逃生,他想让船沉到最佳位置再说……

筷子岛的乡亲们天天耿亮叔回哈尔滨比较好治癫痫的医院来,码头上常常有人翘首瞭望,铁骨也亲自指挥渔船去搜寻,但都无功而返。没几天小寡妇兰子也失踪了,人们估计她一定是为耿亮叔殉情了。

眼下正是渔汛期,有人第一批“龙兵过”就要打勾魂礁经过。铁骨一声令下,一批批渔船乘风破浪驶向那片神秘的水域,果然黑压压的大鲅鱼把这片海水翻滚的人心怪痒痒的,好久没看到这么厚的鱼了!

按照出海人的风俗,每艘船都点鱼灯祭奠海神,之后,纷纷向勾魂礁水域撒了白花,纪念耿亮叔。事毕,渔歌响起,拖网长长,灯光闪烁;繁忙的捕鱼开始了。

打那以后,筷子岛捕鱼的产量较以往翻了几番,渔民们数着一张张嘎嘎响的人民币,乐得半夜在被窝里都笑出了声。

经上级批准,铁骨安排施工队在岛子最高处的山坡上,为耿亮叔修了坟,立了碑,上面写着:渔民英雄耿亮。

一年后,一个人来到耿亮叔的墓前坐了很久,他遥望村庄良久,长叹一声向远处走去,他就是耿亮叔。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