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短文学 >正文

我最美的母校大车完小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踏云寻梦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我最母校

-----大车完小

李自立

前几天,看到老家信息微信平台发一条链接,评选最美母校,因为范围是中学,所以,我把票投给了彬县中学,虽然票投了,可我心里,最美的母校,还是我们村立完全小学,大车小学。虽然说,她目前在彬县所有的学校里边,不太起眼,很普通很平常,可母校,想起我上小学时的大车小学,心里还是照样的留恋,依然是向往。

如今,只要你驱车从县城出发,爬上紫薇山的半坡,随着车在盘山公路上旋转,视野在不断开阔,随时就可以见,开元广场、开元寺塔,还有县城绿树成荫的宽阔街道,北滩泾河新区的高楼大,北山脚下的福银高速,西平铁路,还有所有的厂矿等等。一掠如今县城的变化,再想想七十年代的县城,全是土木结构的房屋,破旧不堪的的房屋,屋顶长满了植被。当年的开元寺塔,塔顶一人高的油蒿杂草,东桥至县医院门口,六七米宽的街道,人流和车流拥堵,泾河滩的湿地,除了庄稼地,剩下的,河水四处乱流,街道垃圾成堆,脏乱不堪,真让人感慨万千......

汽车爬上三程坡,跨过古城门,就可以看见沟壑横亘,果园遍地,这一路风景真够迷人,路边的桃树绿化带,一排排的国槐。还有成片的庄稼,让人可真是豁朗。( 网:www.sanwen.net )

不一会,就越过长禄广场,再往前,东边祁家崖村口,是汉朝左将军公孙贺墓冢,朝西望去,约三里地的孙村,是公孙贺故宅公孙庄,公孙贺,字子叔,北地义渠(今甘肃宁、庆一带)人。胡人后裔。生年不详。汉朝时候,官居九卿,位列三公,多次出击匈奴,冤死狱中。说话间到了水口,往西就是九田村,这里,前秦苻坚长眠此地,前秦世祖宣昭皇帝苻坚,(338年-385年10月16日),字永固,又字文玉,小名坚头,氐族,略阳临渭(今甘肃天水秦安)人,十六国时期前秦的君主,公元357-385年在四肢抽搐,口吐白沫,请问要如何治疗癫痫?位。苻坚在位,励精图治,重用汉人王猛,推行政策与民休息,加强生产,令国强盛,以军事消灭多个独立政权,成功统一北方,攻占了蜀地。383年,举兵90万人攻晋,淝水惨败,各族反秦自立。385年,羌族姚苌所擒,缢死于今彬县,即水口九田村,墓冢坐南向北,面积140平方米。墓碑刻有"前秦国王苻坚之墓"。墓堆形似角锥,俗称"长角冢"。

沿路都是村庄农田,麦苗菜绿,房屋均为新修,到了十八公里里程碑处,靠右手有一条新修水泥混凝土路面,下车在路口,就可以望见,远处约五百米,有一群土木结构的房屋,那就是大车学校,始建于1953年,1986年,普及初等九年义务教育时,村上又一次重建了大车完全小学。2003年在日本友人小崎·宏的资助下,小崎·宏捐资20万,村民自筹40多万元选址重建,在县政府和县教育系统的关心和帮助下,在底店储备粮库对面重新修建了新校区,命名为宏力小学。目前学校新校区,占地面积7326平方米,建筑面积912平方米。

说起我们大车村,村子也不算大,现在也就三四千人口。,在水口南原人们口里有一句常言,“大车,南原的白菜心,能成人在大车村。”这一句话,说明了两点,一是大车在南原的位置好,二是大车村的人能干。说大车是白菜心,是因为村东和村西都是岭,东边是奓红岭,西边是红崖岭,地比较保墒,土地也比较肥沃,旱闹保收。到底这能成人是谁呢?还有待考究。大车村历史悠久,当地有龙头岭,有古城,有堡子,有庙宇,有文昌楼,具体这些建筑,是何年何月修建拆除,古城和堡子是何朝代,还有待查证考究。从村碑文上看,大车村秦朝就有村落,当时不叫村,叫大车路,那时候,大车村的车子,区别于其他村子,村里的所有牛车、马车,比其他村车辙宽,秦朝统一六国,商鞅变法,为了保证国家的赋税收入,制造标准的度量衡器,要求全国统一施行,钱同孔,车同辙。商鞅还统一了斗、桶、权、衡、丈、尺等度量衡,从此,大车的车同全国一样,统一车辙。在秦朝,村子就命名为大车村。听老人说,最早时候,大车是原始森林,本户均为黄姓人家,李西安的癫痫医院哪家靠谱姓和韩姓等其他姓氏均为外来户,李姓由水口西留村迁来,韩姓等其他姓氏来源不详,截至目前,黄姓和李姓、韩星占多数。

大车小学,不但是我和我的兄弟姐妹的母校,也是我的父辈的母校。从1953年建校,到现在已经六十三个年头,最起码,培养出了两到三辈,新中国的公民,我们的父辈,还有我的姊妹,在母校告别了旧中国的文盲时代。

村上最早的小学,在大车六组,也就是黄家堡子,老校旧址后边,是几个窑洞。后来,听老人说,老学校就搬迁至老庙,父辈上学时候,庙院里有几棵大树,还有唱戏的舞台。我第一次去学校,应该是是一九七一年的六一节,跟着大伯家的小霞姐,去学校看六一儿童节的节目。印象中的母校,四周全是高墙,墙外长了一圈的大柳树,那柳树浓荫,几个人都抱不住,大红木门,上边全是炮钉。校园里进去,青砖蓝瓦,蓝色门窗,窗棂均为雕刻,到处均为仿古式,瓦烁上雕刻有鱼戏莲,古钱币,福禄寿等雕刻工艺花纹,甚为美观。

最早时候,底店中学也不在底店乡,在大车学校。因此,当时建校,大车学校分为小学部、和初中部。1970年开始修建底店中学,正式投入使用,应该是1972年。那时候修建底店中学,我跟着在工地玩耍。等我上学,已经是1974年,虽然说,母校当时已经和初中部分开,没有父辈们说的那样热闹好玩,但是,由于以前去过,第一印象,还是挺神秘的。不但神秘,照常热闹。学校里新鲜事很多,不但可以学习知识,还可以学唱歌、跳舞、玩,跟着大哥哥,大姐姐们玩,觉得很开心。所以,提起了我上学的兴趣。中学搬走了,小学和中学分家了,学校设施也就不太健全,大红木门已经拆除,大门两旁的厢房变成了一堆瓦烁,大红门下面,垒砌四个土台子,把两扇木门往上面并排一放,就是一年级的课桌,上课时,大家顺着木门周园一趴,小凳子都是从自家家里带来的。那时候,国家生育还抓的不是太紧,学校里有三百多学生,一个生产队,随便还有四五十学生,虽然说桌椅板凳紧缺,教学设施都很简陋,也没那么宽裕,可我依然很她,很迷恋她,一年四季,风无阻。从武汉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来没有过迟到、早退和旷课。

记得第一天去上学,天不亮,起床带着板凳,去窑洞的原上,等同村的同学。起来太早了,我把凳子放下,坐在原上,漆黑的里,数着星星等着天亮,和大家一起去上学,回来吃饭,和父亲都笑话我是积极分子,我从来没为上学淘气。那时候,我们在学校里,体育活动就是滚铁环、跳绳、打陀螺,踢鸡毛毽子,集体玩老鹰抓鸡,教室里,最醒目的标语,就是毛泽东:“学生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后面的,我记不清楚了,那像现在上学,除过学还是学,到头学上完了,啥都不会。等二三年级时候,标语又是叶帅的诗:“攻城不怕坚,攻书莫畏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还有“五讲四美,三热爱”之类的标语。那时候,学费也便宜,五角钱交完,一本语文,一本算数,买点作业本,作业本都是黑麦草纸,这样一个学期就算安顿好了。当时学校里,公办老师有全国优秀教师田九一老师、介邦贤老师,刘成言老师,张永安老师,赵彦文老师,还有同村的民办老师黄英全、黄文臣、黄三民、高新忠、田晓霞,黄建民等。他们个个都让我很崇拜,令我很尊敬。三年级时候,六一儿童节,学校在镇上办壁报,我的第一首小诗,出现在壁报的前列,当时由黄英全老师用楷书撰写,当时觉得自己已经很了不起。现在想想都可笑。如今回村,学校已不再是当年的学校,老师认识的没有几个,孩子们更是陌生,多数连名字都叫不上,谁家的孩子也不知道了。过去上学,跟现在就没法比,现在村里人外出打工,孩子没几个,一个组七八个学生,一个教室坐着十来个,上个学,爷爷接,奶奶送,晚上做作业,还要拼拼妈,真是难心。虽然说学费免了,书本费,资料费,一年下来,那个学生还不是几千,甚至中学的过万。

我们母校虽然不大,校园风景却很迷人。座东向西,进了校门,正面就是两排的教室,前见一排三四五年级,后面是一二年级,一年级旁边有一颗杏树,杏子黄了,大家可以摘着吃,杏树叶可以喂兔子。那时候没有幼儿园,是学前班,跟老师宿舍一排,南面有块试验田,试验田里种着麦子、玉哈尔滨羊角风医院米,蓖麻。地的周边全是白杨树,空闲的地方,种的向日葵,学生和老师自己耕种。那时,吃用紧张,试验田打的粮食,给老师们开食堂。北面是老师宿舍,宿舍面前有菜园子,韭菜、萝卜、西红柿,应有尽有,大家都很爱护。校园里西北角是操场,操场旁边,有一个养兔场,养了几十只兔子,兔子交给供销社收购组,就可以安排各班班费,买办公用品。兔子粪就可以上地,各班轮流给兔子拾草、饲养,学生既学会了劳动,又锻炼了身体,可谓一举两得。虽然条件艰苦,可学习都很卖力,谁都怕学习落后,每一年学校都要评三好学生,到了三中全会以后,更是学风大涨,给学习好的人,戴红花得奖品,然后全校师生,敲锣打鼓送喜报到家。不学都由不了你。记得上四年级,我们班全部住校,虽说年龄小,不习惯,但是,学习仍然没有放松。那时候,时常胳膊下夹着《陈景润的》和《十万个为什么》,每天放学回家吃完饭,就赶回学校看书,老师不论是公办,还是民办,只要吃完饭,时常就坐在教室,随时准备给我们解答问题。师生们教学都很卖力。记得小学临近毕业,我们班十八位学生,考初中时,考入彬中重点初中五位,普通初中十三位,升学率百分之百。当时,一班同学和老师雀跃高兴,为之欢呼兴奋,轰动了乡邻,第二年,我们的班主任老师转成了公办,我们奔新的校园继续学习。

我们毕业了,全班进入了初中学习阶段,离开了我可爱的母校,从此以后,由于、、或者其他原因,我去母校的机会就很少,直到大儿子上学时,我也就去过几趟,确实是压着指头掐指可算,等新校建起来,往日的老校区,一片荒凉,一切都变成了回忆,一切随着流年而远去.....

2016年,听说争取薄弱学校改造工程,新校区又投入45万元,新建厕所6间。硬化了校园大院。现在,走到老学校周边,看着残砖破瓦,年久失修的校舍,荒芜一片,杂草丛生的校园,想想失去的,走散的同学,离退休、去世的老师,不免让起无尽的,无尽的依恋。

2016年12月14日写于循化卧龙沟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