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我儿子右手手掌玻璃重重划伤治疗纪实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踏云寻梦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手被玻璃划伤

1月22日晚上大约10点半,在家里,我儿子右手手掌不慎被玻璃种种划伤,顿时血流如注,他地单跪着,左手捂住右手,很快地下沾满鲜血。我赶紧奔帮他压住右手,说些既责怪又安慰的话,走到盥洗台,用自来水冲洗伤口,盥洗池一片鲜红,我以为可以冲掉玻璃渣子,冲掉细菌,随后拿来一条干毛巾,捆住、按住,抬高右手,进行止血。

大约过了10来分钟,在台灯下,我慢慢解开毛巾,只见划了两处很大的、很深的口子,让我很,她早已瘫在床上,说血晕。我拿来家里常备的大耳狐医用胶,准备给儿子的右手伤口进行粘合。但是,我发现,可能因为失血太多,伤口下面已经感觉有些干瘪,另外,还有零星出血,伤口对合不太好,另外伤口太深,我担心还有玻璃在里面,所以,立即决定,尽快到医院去急救。

辗转4个医院急诊,终于住院

我重新用毛巾包裹好他的手,抬高。三人下楼后找出租车去医院。真是屋漏又缝下,迟迟见不到出租车,用打车软件也叫不到车,我下楼的时候只穿了一条单裤子,在寒中有点冷。

终于来了一辆车,我们直奔省人民医院急诊。一进入急诊,幸好外科医生不是太忙,接诊的是一位女大夫和一位助手护士,态度的确是好的。护士解开毛巾查看了伤口,用镊子夹出几个碎玻璃,说先检查一下再缝合,并且不住地安慰。( 网:www.sanwen.net )

挂号之后,医生先开了一些检查,包括拍片、破伤风针,还有很多项目。拍完片子要等。在等报告期间,护士给做了手指功能检测,儿子说小指麻木,食指也有点,夹纸测试显示,可能神经损伤。医生说可能是尺神经损伤。医生尽快打电话给骨科咨询,我听到电话中说,建议转院到手外科就诊。医生建议转到鼓楼医院就诊。

我们三人重新打车赶到鼓楼医院急诊。到鼓楼医院的时候才发现,在省人民医院拍的片子没有拿,他妈妈又乘车回省人民医院去取。鼓楼医院外科急诊接待的是一个小伙子,看样子有好几个人要手术,医生态度也是很好。我们被带到门诊手术室,一位大夫过来看了伤口,表示,可能神经损伤,需要手外伤性癫痫如何治愈术。他们医院手外科手术大夫只有两个,目前都不在医院,今天做不了手术。要等明天。我哀求他和医生联系,我们愿意额外补偿他的付出。他建议我们去市第一人民医院,因为那里的手外科很强大,有很多医生。我问,这么晚了肯定有人吗?他说,肯定有医生在。

我们三人又打车赶到市第一医院。挂号之后被告知到手外科病房。我还儿子匆匆赶到病房,病房里灯光昏暗,护士台后面有两个护士坐着,因为已经很晚了。赶到护士台,儿子突然说,出血了。我一看,留了很多血在衣服上,因为毛巾忘在省人民医院了,只是鼓楼医院的大夫拿了几个纱布盖了一下,也没有包扎的,我急切地朝护士喊道,“而儿子手出血了,护士能帮个忙吗?”这两个护士纹丝不动,无动于衷,只是指示到治疗室的方向。我捏着儿子的手,慌忙闯进治疗室,里面空无一人,把人急死了。这是,一个医生进来,不慌不忙地打着哼哈,说要二次整形,先住院,先缝上,过几天再神经修复(要重新打开伤口),滚你妈的蛋!!!当然,我强忍住没有喷他。我说孩子手刚刚出了很多血,能否先止血,他瞟了一眼,说,不是没有出血嘛?!他说,现在也缝不起来,这里现在没有条件,要进入手术室才行,建议我们再到八一医院去。

二话没有说,我们再打车赶到八一医院,进入八一医院,也找不到急诊,因为黑暗一片,我们沿着大门进了一栋楼,只得向前走,也问不到人,幸好医院不大,终于发现了急诊室。果然是军队医院,接诊医生态度非常好,说不要慌,马上喊骨科医生过来,电话里听到说“马上过来”。不一会儿,一位姓李的骨科医生就来了,当时已经夜里1-2点钟了,他察看了一下伤口,然后用纱布卷熟练地进行了初步包扎,说早上6点左右手术,先做些初步检查,办理入院手续。

他妈妈留在医院陪他抽血等检查,我打车回去拿住院的东西,例如牙膏、牙刷、毛巾、衣服、苹果、牛奶、手机、IPAD等,还带了两本书,医保卡,再回到医院。

回到医院不久,赶快缴费入院,因为医保卡没有包括八一医院,只能先自费,等天亮之后再回去办转诊手续方可。先缴纳5000块。

到了骨科病房,一个护士值班,护士服务态度也非常好。因为手被包扎了,衣服不好脱,只能用剪刀把衣袖口剪开。

李医生把癫痫病用什么药比较好我们叫到办公室,让我们签字,说明了一下手掌受伤的情况,应该不乐观,尺神经损伤,将来可能会有后遗症。

住下之后,他妈妈陪他住院,我就先回去了,第二天办理转诊。

我回家收拾

回家之后,我先把玻璃、血迹打扫干净。

期间,我禁不住大声哭了很久。

我给儿子发了说到:

“亲的Jason, 亲爱的儿子,亲爱的宝贝,

当我刚刚回到家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大哭了很久,儿子,你为什么不,为什么,我和你妈妈内心疼你的,只希望你能优秀,快乐。

手指受伤,幸好还不是拇指,应该不会影响太大,不会影响打键盘,还可以从事你心爱的程序,只是要耐心回复。

要爱惜自己,儿子,这个世界上,除了,谁也靠不上。要爱惜你的眼睛,爱惜你的身体,要爱惜家庭。

平常和你说得少,因为或者我们说话技术不好,或者你还懵懂,不能体谅父你。我做都想到你有一天能恍然大悟。等到自己醒悟的那一天,虽然好,只是来得太迟。

孩子,一家人,互相尊重,互相谦让,互相包容,适可而止,“何为正确”,做正确的事,才能,才能快乐。”

我只觉得对不起孩子。对他充满了愧疚。从未如此强烈地感觉到,我要为我的孩子活着。

我又上网查了一些关于尺神经损伤的信息。尺神经损伤,同其他神经损伤一样,不那么容易恢复好,手的功能肯定会受到影响,看到这里,我不禁十分惋惜。这么聪明的孩子,难道要落下什么残疾?

医保卡转诊

天亮不久,我即起床,有两件事,一是办理转诊手续,二是要回单位办事。

我先到附近的一个14所社区卫生院。因为邻近过年,病人不是很多,我挂号之后,上楼找医生。看到两个值班的医生接待病人,多是直接提出开药的老年人,中年医生,8点多就已经接诊上班了,医生的态度我感觉都非常好。他们都在平凡的岗位上任劳任怨地。

轮到我了,我说明情况之后,医生很快说可以,在挂号单上签字表示同意转诊到八一医院。我然后再下楼找挂号的护士在电脑里办好了转诊手续。西安中际脑病医院开展文明城市创建工作

我不断问孩子他妈妈是否已经手术。大约7点多开始手术的。

我赶忙到单位办好了事情,再匆忙赶到医院。

手术情况

快到医院,我找到附近超市,买了一些东西,鸡蛋、饼干之类的,怕他饿。我感到医院的时候,儿子正睡着,右手用石膏托着,捆的很严实;正输水。

看到儿子,我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给同病房的一个家属看到了。

她妈妈早上买了一些稀饭,出去办事了。

我扶他起来吃饭,吃了一点,说了两句话,就又睡下了。他心里估计也是很难受,还算,我感到他似乎突然长大了,懂事了。

办理医保

想不到,办理医保真的不容易。

我到了医保处柜台,一位女士接待的,询问了一些情况,似乎狐疑,给我一张表格,要填写。我回到病房填写之后,找李医生签字,然后还要找科主任签字。还好,都签了,再去找医保处。那位女士看了之后,表示不行,不能办理,说是病历上写的不合要求。她打电话给李医生,但是李大夫已经下班回去了。我只得第二天再办。

第二天李医生上班,我和他说明情况,他亲自电话医保处,说明是在自己家里弄伤的。我在拿着表格到医保处,还好,是另外一位女大夫,她同意办理。

出院

期间一直输液,主要是抗生素、止痛药,都是医保用药。

医生没有开多少出院用药,只开了两盒头孢、两盒新疆维药。近300块。我都拿了,我知道这是医生赚钱的,幸好没有开多少药。输液也有不少是赚钱的,这个我清楚。

医生赚钱主要赚的是身体健康人的钱,因为病人用的医保大多是用的那些身体健康人的医保费。

住了3-4天就出院了。

鼠神经生长因子

住院期间,我联系到过去一位同事,他正在一家生产鼠神经生长因子的公司。我想给孩子用这个产品,促进其神经生长恢复。我看到网上有人说用过有效、李医生也说有患者用了1个月有效、这个同事也说肯定会有效,所以我托人从江北人民医院先买了21支。

回家之后,要找医院、找护士打针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我先找了附近的一家老年医院,接待的是一位老年赵姓主任,他也很热情、很认真。但是嘱咐我先要去原处方医院打一针方可。

我还孩子次日到江北人民医院免疫科找到处方的主任,说明来意之后,他开了注射单,我又顺便买了注射用水。

第二天,已经是大年三十了,我一早带着药水、相关病历去找赵主任,一位龙医生接待,然后是谢护士长。真是太好了,可以在离家附近的医院打针了。每次只要10元钱。

谢护士长也很热情,在这个医院打了两天,年三十和大年初一。

我们大年初一感到重庆孩子外婆家,第二天一早到附近的镇社区卫生院,也基本没有费多少周折,就安排好在该医院注射,医生和护士的态度都非常好。连续打了6天。

我们正月初八晚上8点半回到南京的家,之前我和谢护士联系,希望晚上继续打针,她也联系安排值班护士接待,已经去打了两个晚上,接待的两个值班护士,态度也非常好。

先注射21天,如果恢复很好,再打一个周期进行巩固。

吃药换药

期间根据医嘱,绷带要两天换一次。正好我前一段,关注大耳狐医用胶,所有阅读了大量的关于受伤处理方面的文章,知道如何换药,如何包扎。其实伤口并不需要上药,只要用干净的水冲洗好就可以了。

第一次回家换药,我本来准备用大耳狐医用胶的,这样就可以下水洗手了;但是还是没有用,就直接擦了些碘伏消毒液。

期间到了重庆,也没有携带大耳狐医用胶,只得还是用碘伏,然后自己包扎好。

从重庆回来之后,发现手的伤口已经消肿,因为已经有10来天没有好好洗手,都感到有些气味了。揭开包扎的石膏和纱布之后,先用碘伏擦,然后用大耳狐医用胶涂上覆盖。因为孩子晚上洗澡。我让他洗澡的时候,将手泡在水里。后来我帮他洗得时候,洗下很多污泥。洗完之后,重新用纱布包扎好。

期间,我给儿子买了甲锢胺和维生素B1片,每天吃三次。这两个药要吃上好几个月。据说,神经损伤一般需要4-6个月才有改善,要1年时间才能判断是否完全恢复。后面还需要进行功能训练。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